咸鱼文学网 > 美眷娇妻:呆萌老公好幸福 > 第2840章 我赢了!跟我回申城!
    看着封行朗那张真诚的脸庞,丛刚差点儿就信了。

    见丛刚不吭声,封行朗又补上一句:“其实生个女儿也挺好!贴心小棉袄嘛!”

    丛刚微微上扬了一下唇角:“万一生了个像你家封林晚一样的逆女,每天虐你个好几遍……那样你也乐意?”

    封行朗微眯起了眼:这狗东西,还真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“老子痛并快乐着,你管得着吗?!”

    封行朗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丛刚只是淡淡一笑,并没有接话!

    封行朗好耐心,但却没能有好脾气的跟丛刚一直在山顶上过了三天。

    也被丛刚伺候了三天!

    除了不能洗澡之外,一切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!

    还能体验一下,上个厕所透心凉!

    小号的还能速战速决;

    大的情况下,丛刚就得遭罪了。

    因为封行朗这家伙怎么也不肯用便携式的,非要跑去野外就地解决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风吹p股好凉爽,而且丛刚还能替他挡着风,遮着丑!

    当然了,封行朗也不知道什么叫丑!

    他觉得这种回归大自然的状态还不错。关键还有丛刚在一旁伺候着,替他把风。

    每天,丛刚还得替他擦拭全身;有时候封行朗连个身都懒得去翻,就是故意作弄丛刚,不让丛刚消停。

    “虫子,跟我回申城吧!”

    封行朗又漫不经心的补上一句,“你要不肯回去,我就一直赖在这里,让你像大爷一样的伺候着我!”

    “我回不回申城,都不会影响你在申城无人敢撼动的位置!”

    丛刚静静的看着不是吃,就是躺,要么就是折腾他的封行朗。

    “可我需要你!”

    封行朗又来这一招儿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我?呵……你是需要一个受虐对象吧?你真当我受虐狂呢?”

    这几天,丛刚伺候封行朗,已经是精疲力尽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除了吃不用他扰心外,其实比一个高度瘫痪好不了多少!

    “说几个你不肯回去的理由!”

    封行朗伸手过来,狠捏着丛刚的下巴。

    丛刚也懒得跟他拉拉扯扯,“我随便说个理由,你都反驳不了!比如说,你打不过我!所以我不想回去!”

    “死虫子,你又跟我摆谱是吧?你教唆菲恩又弄出一个封家的子嗣来,居心怕是没那么单纯吧?”

    蛮不讲理起来的封行朗,是固执己见的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管不住你大儿子的腿,由着他去做默尔顿家族的上门女婿,这也怨我?”

    丛刚知道在小木木这件事上,他有知情不报的过错。

    “你敢发誓,你跟那个阿里娅没有坚情吗?”

    封行朗低声怒斥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却没想丛刚直接就发了誓。

    虽说他觉得这样的行为很幼稚很无用,但他就是不想看到封行朗怀疑自己跟别人有不正常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是做贼心虚了吧?”

    封行朗总会有他自己的歪理,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你想等的人,应该是阿里娅吧?你不肯跟我回申城,是准备接手默尔顿古堡么?”

    丛刚静静的看着恼羞成怒的封行朗,默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他什么话也不想说!

    封行朗也随之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虫子,你要实在不肯跟我回申城,我也不勉强你……”

    封行朗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正如你所说的那样,一来我打不过你,二来我也没资格要求你什么……因为我不配!”

    看着封行朗来软的,丛刚心里其实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问问自己,究竟想不想跟封行朗回申城?

    应该是想的!

    可又是不想的!

    因为相见不如怀念!

    “虫子,我给不了你想要的……这点儿我有自知之明!你就是奢侈品,能拥有,会增加幸福感;如果没有,也能苟延残喘这余生!”

    封行朗见软的不行,又开始了他的煽情。

    总之,他就是想让丛刚跟他回申城。

    丛刚还没想好怎么作答封行朗时,封行朗收敛起煽情,变得怒意起来:

    “死虫子,以我跟你的感情,你怎么可以知情不报呢?你不把我当主子就也罢了,估计我在你心目中,连个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吧?”

    丛刚看了一眼恼火起来的封行朗,淡淡的勾了一下唇角:“嗯,你还挺有自知之明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老子现在去死,你要是救我,你就是孙子!”

    突然,封行朗像是炸毛了一般,整个人从野营篷里蹦哒起身,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山坡下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封行朗!你作死呢!”

    丛刚快如闪电一般飞身过来,将闭着眼的封行朗给捞抱住了。

    当封行朗睁开眼,看到脚下几乎垂直的悬崖时,立刻惊恐的反抱住了丛刚的腰;可一个重心不稳,整个人就滑了下去!

    丛刚以半匍匐的姿态紧紧的拽住了封行朗的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其实想把封行朗捞上来,还是轻而易举的;但封行朗就是不想捞。

    不吓唬一下这个彪子,他就不知道生命诚可贵!

    “虫子……虫子,别放手!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封行朗嗷嗷直叫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我抓不住了!封行朗,要不你滚下山去吧,记得护住脑袋!这样也省得你走下山了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逮住一个能欺负封行朗的机会,丛刚当然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我呸!我要是真滚下去,不死也残废了!”

    封行朗努力的用脚蹬站崖面,朝下看了一眼,双眼立刻产生一阵眩晕感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……你要是残废了,我送你一个智能轮椅,吃喝拉撒睡,都可以在轮椅上解决!”

    丛刚的臂力是惊人的:他稳稳的拖拽着封行朗整个身体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死虫子,快拉我上去!真残废了,你肯定会抛弃我的。”

    封行朗用双手拖拽住丛刚的手臂,却发现丛刚的身体开始打颤。

    “虫子……虫子,稳住啊!千万别送手!”

    很明显,丛刚是故意打颤的,这样可以增加某人的求生欲。

    “封行朗,我们做个交易吧:我把你拉上来,你就不能再要求我回申城了!如何?”

    丛刚开出了自己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那你松手吧!”

    封行朗停止了一切的挣扎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丛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痞子还真不以常理出牌啊!

    一分钟后,封行朗被丛刚拖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赢了!跟老子回申城!”

    说完,封行朗带着一脸得意洋洋的笑朝野营篷走去。

    丛刚的唇角微微扬动了一下,淡出一丝温温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估计是刚刚蹬久了崖面,封行朗膝盖一软,直接摔在了野营篷前。

    “封行朗,你走个路都能摔着?我真是服了你了!”

    丛刚奔过来把封行朗拖了进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封少总,调查到了:封大总裁去了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,据唐秘书交待,封大总裁好像是去看极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极光?”

    封十五轻托着自己的下巴,“我岳父大人什么时候有了如此的好兴致?”

    “听说,丛总也去了雷克雅未克。”

    其实封十五早就猜到了:岳父大人应该是去找师傅丛刚的。

    师傅丛刚参与了林晚找小木木回来玩苦情戏,岳父大人肯定是要兴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可都三天时间了,怎么也没有岳父大人的一丁点儿消息?

    难道岳父大人被师傅丛刚给反灭了?!

    说真的,封十五也想跑去雷克雅未克看极光,去过几天:把酒问青天的惬意日子!

    亲近大自然,拥抱大自然!

    可妻子林晚现在怀着身孕,带着她一起去,显然不合适。

    封十五突然发现,自己被困在了妻子林晚的身边;反而岳父大人却能潇洒的去游山玩水看极光去了!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封十五,还没能寻思,这都是师傅丛刚的一片‘良苦用心’!

    因为有封十五这个上门女婿在申城,在封家,封行朗就能愉快的脱身了!

    即便封行朗离家已经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,封家依旧一片安静宁和!

    这就是封十五这个上门女婿的作用之一!

    或许封十五不会明白:这一切的一切,师傅丛刚都是为了岳父大人封行朗能够自由!不仅仅是身心上的自由,还有行动上的自由!

    封十五也只能憧憬一下,自己能跟岳父大人和师傅环游世界了!

    跟岳父大人和师傅一起环游世界,以及跟妻子林晚一起……那是两种不同的心里境界!

    前者,则更为舒畅洒脱!

    手机的作响,叫停了封十五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看到是岳母大人的电话,封十五连忙敛神接听。

    “妈,我是十五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啊,晚晚呢?打她的手机竟然关着。妈本不想打扰你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女婿的办公时间,林雪落都不会打扰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妈,我不忙,随时有空接您的电话!”

    封十五一个女婿,就能抵得上封家的那三个大逆子。

    “晚晚睡着呢。刚刚吃了点儿榴莲酥和牛奶。”

    封十五知道岳母大人关心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十五啊,真是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林雪落温叹一声,“晚晚这孩子太黏人了,你一边要工作,一边还要照顾她……唉,我是越来越管不住那丫头了!”

    “妈,晚晚是我妻子,肚子里孕育着我和她的孩子,照顾她是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啊!一点儿都不辛苦的!”

    “那早点儿回来吃晚饭,妈给你炖了你喜欢的石斑鱼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!”封十五没想到自己真有一天会融入到封家,成了封行朗的女婿,娶了他最爱的女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