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文学网 > 90后风水师李十一赵曼 > 第三十七章 吊起来打


    幼泽最核心的耳孔,是个直径不过十米的黑暗深渊,丝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但我重瞳竟看不入一寸!

    这非常诡异,以我目前的境界,配合重瞳,怎么就看不入一寸呢?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地方?它通往何处?

    幼泽自古以来就神秘诡异,它还会吸引太初罪孽前来,肯定是跟这个黑乎乎的耳孔深渊有关。

    它才是幼泽神秘诡异的源头。

    我心下实在惊奇,直接太清化鬼,运转三次升华的血脉,再度凝视那漆黑的耳孔深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看进去了,但神魂也立刻沦陷,仿佛坠入了梦境,身周是无边的诡异场景。

    黑暗笼罩的未知空间,各种奇怪的场景,还有黑暗中一双双突兀睁开的眼睛。

    我全身冰凉,猛地倒退数步,将目光抽了回来!

    我压根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,可差点神魂被毁,如果不是三次升华的血脉足够强悍,我恐怕已经沉沦,身体也会坠入耳洞中。

    闪身急退千丈,我心有余悸,内心竟罕见地升起了恐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恐惧过很多事物,但那都是在阳人状态下恐惧的,自从化身罪孽君主之后,我再也没有恐惧过任何事物了,反而让无数罪孽恐惧我,向我下跪。

    可现在,我三次升华的巅峰状态,看了一眼耳孔之内,竟升出了恐惧!

    这如同给了我当头一棒,这世间罪孽,并非都是我的臣子,还有我的生死大敌!

    有些敌人,就是君主也会恐惧!

    我只能变得更强,才能压制恐惧!

    我联想到了天路,明白为什么无数天骄都会道心崩溃了,他们不强吗?

    他们比我强太多了,叶不凡、紫薇大帝,还有无数叫不出名字的先贤,他们不强吗?他们道心不稳吗?

    可结果呢?

    我这些时日来非常自信,因为我有诸多大杀招,太乙九宫、太清阴术、九秘、道藏经、七星剑、豫州鼎等等,都是可以杀罪孽的。

    我因此骄傲,甚至想过踏上天路,一路狂杀。

    而今看来,有些天真过头了。

    幼泽耳孔中的未知存在就令我恐惧了,更何况天路呢?

    我一下子就被惊醒,自己依旧渺小,杀了一尊残微根本不算什么!

    再看一眼那耳孔,它又被流沙覆盖了,不见黑暗。

    我转身遁去,在数千米之外找到希宝,警告它不要去耳孔中心。

    它连连点头,显然也忌惮。

    我又去找血宝,她竟然在生火,用太初罪孽的骨头当燃料,然后烤太初罪孽的一大块大腿肉。

    我落下,她立刻转过头去,憋着一股气。

    我心想好家伙,你搁这儿生什么气?

    我也懒得劝她,只是道:“别去流沙中心,吃饱了就走,爱去哪里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罢就走,不用理会她的。

    她还是不理我,但见我走远了,扯了一块肉飞过来,绷着脸往我一丢:“给你……吃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她这是跟我道歉吗?

    属实傲啊。

    我接住了,开口道:“行了,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她根本不在乎,又飞回去继续烤了。

    我抓着肉飞远了才丢掉,一手都是腥臭味了。

    用太清气去去腥,我往罗布泊镇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沿途的黑雾几乎都飘散了,罗布泊恢复了原本的样子,干燥、枯寂、炙热。

    但这可比太初鬼语让人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我一路疾行,忽地看见一道道流光掠来,其中有道光和佛光。

    是佛道两门的人。

    为首者竟然是麒麟子,他狂奔大叫:“快点快点啊,老李不会真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谁传出的消息,说十一被太初罪孽吊起来打,屎都被打出来了,恐怕凶多吉少。”明长道人也叫道,急得冒汗。

    我嘴角抽了抽,我特么屎都被打出来了?

    这样的谣言,绝对是花间星散布的,她被我气疯了,回去就造谣了!

    我行字诀一闪,挡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大乱,麒麟子还被吓了一跳,突兀之下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惊,只能大叫:“卧槽,老李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我斜斜眼。

    麒麟子一咬牙过来:“不管了,我害怕鬼但鬼未伤我分毫,我不害怕人但人把我伤得遍体鳞伤!你是鬼我也认了!”

    你搁这儿唱歌呢?

    我给他脑壳一巴掌,他被打得痛了,当即叫起来:“是人是人!”

    “十一!”明长道人也过来了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暖,笑道:“莫慌,是我把太初罪孽吊起来打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谁在散布谣言……此前太吓人了,七千多人啊,一批批回来,死伤无数,疯癫无数,我们所有人都慌了。”明长道人说道,犹自后怕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很多人说李施主肯定死了,李施主跟花间月施主都活不了,你们救了大家,牺牲了自己。”一个佛尊合手道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花间月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,她脸色不好,在沙漠里被瑶池的人接应了,此外还有一批內域人跟瑶池人一道归来。那七千人基本都成了废人,至今还有很多在沙漠里走不出来。现在黑雾散了,各大势力就派人进去营救了。”明长道人回应。

    现在情况已经明了了。

    太初罪孽被我毁掉了身体,脑袋逃走了。

    幼泽的黑雾自然就散了,各大势力就壮起胆子进来找人了。

    那七千人可是各大势力的中坚力量和天之骄子,不能死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被伏羲琴冻结了,大部分还在沙漠里乱走,需要接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先回去吧。”我不多说,佛道两门也不用去接应人,他们一开始就没有争心,那七千人中没有佛道两门的人。

    一行人欢天喜地往回赶。

    麒麟子老是戳我,戳着戳着震惊道:“卧槽老李,你什么境界了?把爷都看懵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十一你是不是又突破了?”明长道人也在打量我,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会隐瞒,这里都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神尊高境了。”我一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佛道两门,一大群人全都止步,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个佛尊都不阿弥陀佛了,叫道:“李施主怎么……你不是神尊初境吗?”

    这个还真有点不好解释,因为神尊之上,突破难如登天,一个小等级的突破往往需要花费几十年甚至上百年。

    比如风向辰,他百年前就是神尊初境了,去了苦海后才闭关突破中境的。

    哪里像我?一口气冲到了高境!

    这就是太清血脉的可怕之处,禁忌升华之后,逆天之极!hf();